蓓拉课堂|解读托育政策关键词

除卫健委外,国家发改委,教育部都会不同程度地参与到托育工作当中,确定各自职责范围。

托育行业一直没有发展,就是缺乏相关的监管和标准。现在国家鼓励多层次发展,由发改委、教育部参与,意味着国家会投入资金来建设以‘托’为主的普惠性托育。民间资本建设以‘育’为主的托育机构。上海市对此收费标准的相关指导意见是:营利性收费10000元/月左右,非营利性收费5000元/月,普惠性收费3000元/月以下。国家也将会对托育机构按收托人数给予相应的补贴。

说到“托”和“育”这两个词,这也是一直影响托育市场发展的困惑之处。80年代以前国内有86万所托儿所,大部分由单位自建,解决职工后顾之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odavnicemuzickihinstrumenata.com/,布鲁诺-若尔当后来市场化的变革,导致这些托儿所纷纷解散。根据卫健委在十个城市做的调研需求,近几年内,市场将需要4万所托育机构来满足市场的需要。

现在新标准要求下,创办托育中心的成本越来越高,如果没有政策性的场地补贴支持,意味着你如果提供的服务,只是“托”的成分,将意味着根本不能生存。低师生比和场地每月的固定支出将占到营收的25%以上,普惠政策的收费也仅仅只有不到20%多的毛利。何况,你还需要摊销建设成本和营销费用。

说到‘育’就牵扯到托育中心所提供的服务内容定位,也就是通常大家所说的“课程”。在定位“课程”的时候,你的儿童发展观决定了课堂里所发生的一切。大多数人的儿童观导致托育中心所实施的“课程”违背了婴幼儿发展的规律。

我们很多人总会觉得托育中心就是给孩子提供教育的场所,因此,老师们也是抱着这样的姿态来审视每个家长,从而导致家庭对托育中心究竟提供什么产生了疑惑:“我家里有人带孩子,为什么要送到托育机构?”“宝宝年龄太小,贝拉作家我可舍不得送去托育”。这种深深的负罪感,导致送托育行为的犹豫。

托育中心所处的角色和服务的第一对象就是家长。帮助妈妈育儿是核心的内容,如何与家庭共建托育环境,是一切的基础。

这次“托”与“育”的分离、定位,值得民间资本在建设托育中心时,要在服务的内容上以及形式上做出差异化的选择,这样才可以在竞争中,形成自己的品牌定位。 就像互联网时代的创业一样,风口来了,猪都可以飞起来,结果风口一停猪纷纷被摔死。这个现象说明,支撑互联网企业继续飞着的核心要素就是流量。做托育项目,如果你没有完整的系统打造一个生态,你也将面临生存不下去的境地。

愿每个人不要脑袋发热,沉下心来想想你要做什么?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