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力量——听贝拉讲述上海版《乱世佳人》背后的故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odavnicemuzickihinstrumenata.com/,布鲁诺-若尔当

爱与信仰的力量——听贝拉讲述上海版《乱世佳人》背后的故事—陆家嘴金融网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职于美商上海电话公司的犹太青年大卫·麦德沃、犹太姑娘朵拉,在战火纷飞的十里洋场演绎了生死悲歌,堪称上海版《乱世佳人》……

出生于上海的浪漫主义作家贝拉耗时五年,完成的长篇小说《幸存者之歌》于今夏在上海书展首发。小说所描述的故事,正是基于好莱坞传奇制片人迈克·麦德沃的父母亲生平真实经历改编而作,生动描绘出二战期间犹太人在上海的跌宕起伏的命运卷轴。

上海这座城市在二战时期是怎样包容和收纳了数万犹太难民的?小说创作背后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真实故事?传递什么样的精神和力量?11月20日晚,贝拉女士来到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她世界·海上女性讲坛”,带来题为“爱与信仰的力量——从一位犹太青年实现的上海梦说起”的主题演讲。

本次活动由上海市妇联指导,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联合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上海市女企业家协会、金领驿站等单位共同主办,光明乳业、世联行投资特别支持。当晚,来自沪上金融界、企业界、行业协会、高等院校等各界数百位嘉宾参加活动,共同体验了一次难忘的精神之旅。

贝拉(本名沈镭),出生于上海,浪漫主义作家。迄今已出版《魔咒钢琴》《九一一生死婚礼》《爱情神秘园》《伤感的卡萨布兰卡》等十余部著作。其作品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广受海内外读者喜爱。

贝拉从2005年开始致力于“犹太人在上海”的文学创作,第一部小说《魔咒钢琴》完成于2006年,第二部《幸存者之歌》今年8月在上海发布。《幸存者之歌》以好莱坞传奇制片人迈克·麦德沃的父母亲生平真实经历改编而作,重现了二战时期犹太人在上海跌宕起伏的生命画卷,展现了上海这座海纳百川的城市如何以其包容和博爱向另一个深处苦难的民族张开温暖怀抱的故事,被称为“上海版《乱世佳人》”。

《魔咒钢琴》与《幸存者之歌》英文版由美国首席汉学家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夫妇翻译出版。根据《魔咒钢琴》改编的电影剧本已由英国剧作家、奥斯卡最佳编剧罗纳德•哈伍德(Ronald Harwood)完成,同名电影筹备中。

除文学创作外,贝拉还擅长钢琴演奏,曾在上海音乐厅举办个人钢琴朗诵音乐会并数次在沪上艺术中心与音乐厅演出。贝拉因其浪漫的文学作品与艺术追求,已十多次成为海内外刊物的封面人物。

著名出版家、布老虎丛书创始人、《狼图腾》编辑策划人安波舜到场致辞,分享他和贝拉之间的文学友谊故事。安波舜也作为编辑和经纪人,参与了贝拉“犹太人在上海”系列三部作品的编辑出版和发行,见证了她的创作全过程。

安波舜讲到,作为一个出版人,他为什么会选择贝拉作为合作对象?原因就是因为贝拉老师有爱和信仰。他认为,文学作品如果没有爱和信仰,就缺乏人性的深度。上海曾经在二战时期发生过震惊全世界的、包容收留了3万多犹太难民的历史,当代作家却普遍视而不见,写上海的时候总是不是匪帮,就是谍战、里弄故事。作为出版人和编辑策划人,有着让中国作品“走出去”的使命。在寻找作家反映这段历史的时候,他发现贝拉老师非常符合要求,她有这个能力和潜质把上海的故事、犹太人在上海的故事讲好,讲到全中国、全世界,而且讲到很多年以后,作为经典流传下来。

在贝拉的作品当中,上海不仅是间谍、匪帮、冒险家的乐园,而且是创业者、创新者的乐园,是中国现代化与工业文明的一个摇篮、源头,读了以后能够真切地嗅到上海过去的味道,感受到当时人的真情实感。因为有爱和信仰,作品中感人至深的段落比比皆是,如《魔咒钢琴》的结尾,每读一遍都能令人泪流满面,李梅听说她的爱人亚当在纽约去世的时候,这个老太太拔下了身上所有的管子,停止了所有用药,急于去天堂和朝思暮想的亚当汇合。

安波舜讲到,贝拉的《魔咒钢琴》出版后,以《钢琴师》获得奥斯卡最佳编剧罗纳德•哈伍德先生写了电影剧本,现在《幸存者之歌》刚刚出版不久,好莱坞和国内的影视公司就向她伸出了橄榄枝,希望这个作品早日搬上荧幕,向世界讲述一个真实的上海。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总裁助理张超在致辞中谈了他在读完《幸存者之歌》后的感受。

第一,贝拉老师用女性作家特有的细腻笔触去描绘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那样一个特殊背景下的上海,来自欧洲的犹太人在这个城市的庇护下生存、拼搏和取舍。虽然在这一时代背景下,有太多苦难,作者为了这部作品一定吸收了大量的负面信息,但她输出的是普通人爱与信仰的感人故事。

第二,这本书里面还藏着很多商业智慧。战乱年代,主人公从在上海街头擦皮鞋开始,一直做到操盘一家电信公司,中间有非常多的商业案例,渗透着犹太人的智慧。现在我们讲创新创业,都在用到类似的方法论。比如说,他将原来安装在家庭的电话变成了街头的电话亭,把原来人工收费变成投币收费,是产品和技术创新;在遇到资金困难的时候用了债券的金融工具完成融资;然后用了最小可行化的产品的方法,用一个电话亭测试商业模式是否成立,验证商业模式。最终将一个新产品、新业务做成了这家公司的第二条增长曲线。所以贝拉老师的书里面,不光是爱与信仰,还渗透了很多商业智慧,值得细细体会。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作为新华社的直属机构,是陆家嘴金融城的新地标,正成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功能性平台、资源性平台和服务性平台,中心每年举办各种论坛、展览、活动500余场。女性讲坛是其中一颗耀眼的明星,通过凝聚来自各界有独特成就、独立精神的杰出女性,以及对女性问题有热切关注和独特思考的行业领袖与精英,通过她们的倾情分享,给新时代的女性在心灵成长、事业发展、家庭经营等方面带来深度的启迪和滋养。希望大家继续关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陆家嘴讲坛,让好平台继续传播好思想。

非常高兴中国金融信息中心陆家嘴讲坛给我这么一个平台,来与大家分享“爱与信仰的力量”的主题。

我不是哲学家,也不是牧师,所以我无法从哲学与宗教这么高的层面上完好的去诠释什么叫信仰,所以我就是从我创作的文学作品与我个人所经历过的一些故事来分享。

我是一位比较关注人类苦难的写作者,我终极的愿望是写出很多关于故乡上海在二战时期拯救犹太人、帮助犹太人背景下的爱情故事。因为用爱情小说反映出这段背景,能够让很多国外读者了解这段历史,我希望让全人类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人,被这些充满人性的,具有人类共通情感的故事所感动。

信仰,到底是什么呢?它是一个精神的高度,表现在爱人如己,它是黑暗当中的光,它也是荒漠中的甘泉,它是绝望当中的希望,苦难中的救赎,忏悔与感恩、自由与博爱的火炬。

书中有一个人物叫大卫,这个人物其实是有原型的,他的儿子就是当今好莱坞非常有名的制片人迈克·麦德沃,出品了几百部好莱坞电影,17次被奥斯卡提名,最终以8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代表作包括《飞越疯人院》《沉默的羔羊》《黑天鹅》《与狼共舞》《现代启示录》《西雅图不眠夜》等。2005年开始,我关注“犹太人在上海”这个题材,也写了《魔咒钢琴》和其他一些尚未出版的作品。我的愿望是要写10部“犹太人在上海”的文学作品。2010年的时候,上影集团买下了我的《魔咒钢琴》的电影版权,当时中国有一些领导特别关注犹太人在中国的题材,就引荐了迈克·麦德沃。跟迈克·麦德沃熟悉以后,他告诉了我他和他父母的故事:他是1941年在上海出生,他的妈妈叫朵拉,在上海经营一家专门出售给演员服装的店铺;他的爸爸在上海美商电话局工作,从修理工一步步走上高层。迈克对上海的感情非常深厚,在获得“2012年国际电影节杰出成就奖”发言时就表示,自己非常感谢上海这座伟大的城市。他在九十年代把父母带回到上海过,飞机开始降落时他的爸爸就哭了,他的爸爸后来说:“因为这座城市救了我们一家,也救了万千的犹太人,她是一座伟大的城市。”之后迈克也邀请我先后数次去他在好莱坞的家和办公室,我两次见到了他90多岁的母亲,朵拉用一口生疏的夹杂着英语的上海话跟我描述当年他们在上海的生活环境。我们后来替迈克找到了他爸爸当年在美商电话公司的很多资料,包括他20岁时履历上的证件小照片,他手写的要求增加工资的一封信,他们全家两处在上海的住址(迈克曾经找了很久但是没有找到,这些地方正好是历史保护的大楼,所以迄今还在)。告诉他这个消息是陪他走完红毯后,他听了以后非常感动,以至于站在舞台上时已经忘了本要说的关于《魔咒钢琴》接下来的拍摄计划。

书中另一个人物——上海名媛姚慧君的信仰则不是那种犹太人对上帝的仰慕、敬畏,而是一种爱的信仰:她爱着大卫,甚至她的婚姻与恋爱都为了成全与救自己心爱的男人。后来大卫一家走了,她默默守望了终生,离世的那一刻,人们发现她手中握得紧紧的是大卫临行前赠送给她的金币,上面刻有大卫家族的姓氏。

小说中有一个人物叫沃尔夫,他是一个曾经风靡奥地利的男高音歌唱家,在上海开了一家咖啡馆,叫“香肠男高音”。他在我的小说中,就是一本打开的《塔木德》。《塔木德》是犹太人的智慧结晶和处事圣经。他是朵拉教父般的人物,是大卫的精神导师,贝拉作家是犹太社区苦难中的灯塔。沃尔夫的存在,让这本书屹立于信仰的维度,也有了在人性刻画中无处不在的那束照射灵魂的光芒,使全书人物命运有了宿命感。

留俄中国雕塑家吕旗彰根据小说《幸存者之歌》创作的同名雕塑作品,表现大卫一家离开上海时依依不舍的感情。

这部小说描绘了二战期间犹太钢琴家与留苏的红色后代李梅之间似水缠绵、生死离别的爱情。亚当是一个来自于波兰的犹太难民,在战乱中逃到了俄罗斯圣彼得堡,在那里表演钢琴演奏并教学生们钢琴;女主人公则是一个学钢琴的红色后代。整个故事就像一部奏鸣曲,在舒缓的前奏中,梅与亚当相遇了;短暂的如歌行板之后,是快板般战争背景衬托下两个人的离别与各自的生活;接下来是高潮,因为爱情也因为音乐,他们最终相见了,缠绵,激情,在那个瞬间共同演奏了《降D大调第八号浪漫曲》——这首饱含他们之间所有情感的曲子,在被奏响第一个音符的瞬间,向人们展示了一个爱情传说。

这架钢琴富有魔咒,每一个拥有它的女主人都会经历一段非常刻骨铭心但结局悲惨的爱情。她们一生的苦难和等待都是因为错过了爱人、恋人或者丈夫压在钢琴琴板下给她们的信,因为战争,他们没有办法再相逢了。

这部将要出版小说的是以一场惊心动魄的“江亚轮”海难开始的。这场海难死亡人数是泰坦尼克号的一倍。那是1948年12月3日下午,从上海到宁波的邮轮。那天,天气阴郁,寒风刺骨,十六铺码头拥挤不堪,人们提着大箱小包如潮水般涌入船舱,轮船的楼梯上过道里挤满了乘客。傍晚四点,伴随着外滩海关大楼整点的钟响,载着近4000名旅客的“江亚轮”启航了,晚上6点45分,船尾传出爆炸声,后仓就开始进水,轮船尾部迅速下沉。“江亚轮”顿成人间地狱。船上的旅客惊慌失措,一窝蜂地拥上了甲板,甲板上撕裂般的哭喊声,恐惧的尖叫声与凛冽的呼啸寒风成了海上的哀曲。

在邮轮附近有很多小帆船,有的渔民救人,有的乘机发海难财,打捞从船上飘落的箱子和值钱的东西。吨位很小,只能在救人和捞物中间选择。这也是在天使和魔鬼,兽性与人性之间的选择。

一艘也是开往宁波去的“金源利”号帆船发现了正在下沉的”江亚轮”,船老板张翰庭,浙江温岭人,当时已67岁,尽管风大浪急,情势危急,他依然冒着一同沉没的风险,义无返顾地命令大副将船头对上“江亚轮”船舷,最终让453位乘客坐上了他的帆船,其中包括一名犹太孩子。犹太教说:救一个人如同拯救了整个宇宙。这场灾难死亡人数3千,几乎都是宁波人,他们原本是赶在冬至前回乡祭祖的,谁知灾难降临。我的外祖父是这场海难的幸存者。但更多的远亲、近邻都遭遇了不幸。

很多人的信仰建立始于一场灾难。我母亲就是因为这场灾难在她幼小的心灵播下了信仰的种子。灾难,最能直面人性的光辉与丑恶。让人觉得生命的脆弱与命运的无法预知。

这部小说的创作几乎掏尽了我身心与情感,写完后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样。作家是一种痛苦的职业,因为要经历一次次人性的卑鄙和险恶,而死亡如影相随,悲剧痛不欲生,撕碎的心一次次愈合再破碎。但有信仰的作家总能在绝望中看到一丝希望,在漆黑的隧道里能发现一束光,于是,赋予自己的主人翁不断去爱,去救赎,去忏悔,去感恩,让伤口闪烁人性温暖,在残缺的躯体上谱写伟大的诗篇。这部作品唤醒了我童年所有的记忆,并在记忆的长河中慢慢梳理出了外祖父和母亲的信仰源头。我想说,爱和信仰这一文学艺术的母题成就了我的小说,也改变了我的生命属灵。

电影泰坦尼克号最感人的场景是:眼看着船渐渐沉默,惊慌失措的人群惊叫逃离。而拉着小提琴的音乐家们面对生死神情安然,用那首NEARER MY GOD TO THEE抚慰着绝望的人群。这是一种怎样坚定的信仰。

在我人生最初的远行是在我5岁那一年。我与年幼的妹妹跟着母亲坐了几天几夜火车来到了大兴安岭。我永远无法忘记:沿途贫瘠与苍凉的大山大河,父亲在夕阳下拉着小提琴的身影,还有他在草原上展开双臂、风一样朝我飞奔而来的画面……

我们都是上海出生的,父亲为什么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呢?我的父亲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品学兼优的他本已留校。但作为一名军人、党员,他义无反顾要求去最艰苦的铁道兵部队当随军医生,辗转祖国大江南北。我母亲是一名老师,教英语的,所以每一年的寒假、暑假,只要她觉得合适,就会带上我和我的妹妹一路追随着爸爸所生活的地方,牡丹江、苏联边界、朝鲜边境等太多的地方,都留下我童年的脚印。每一次远行,相见的时候总是高兴的,充满了对部队生活大集体的新奇和向往,平时省吃俭用的部队战友、首长们都拿出了最好的招待我们;而最难受的就是分别,因为这么一告别,一年就看不到。有一次在加格达奇火车站,看到母亲在悄悄抹眼泪,我再也无法克制悲伤的情绪,就朝着我爸爸又哭又喊:“爸爸,为什么我们同学的爸爸都在上海,而你却要留在这荒山野岭呢?”父亲的眼圈红了,他望着远方,若有所思地说:“因为你爸爸是一位医生,要在这里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你爸爸也是一名军人,他的职责是保卫祖国神圣的领土。”他在送给我的日记本上写道:“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保尔·柯察金的精神一直像灯塔一样照亮着父亲的生命。但我知道他有多么爱着黄浦江畔的妻女们。我的文学启蒙正是受到童年的远行,父亲的信仰,以及他枕下一部又一部的俄罗斯与欧洲的文学名著的熏陶。

从小到大,我听亲友们说得最多的就是关于我外公传奇的故事。我的外公是江亚轮号的幸存者,还有就是这个故事。有一天傍晚,外公从亲戚家返回,还没进门就发现家遭到抢劫了。粮食都被偷走,连床上的棉袄、被子都被拿空了。幸好储藏室里的备用粮食、水缸里的年糕没被发现。正当他关门时,发现几位身穿破烂不堪衣服的的少年连拖带背在河边准备上小帆船,他大叫起来:孩子们,孩子们,我这里还有粮食,新的大米与年糕,来,我这就给你们送来……这声音如同来自天上的神明,那些抢劫的少年们站住了,一动不动。后来,据说其中一位少年去了海外,成了一位热衷慈善的富商。

我曾经不止一次问过我外公,为什么要善待抢劫的少年。他从来没有回答过我。随着我长大,我找到了答案。如果粮食可以救赎迷途的羔羊,还有什么事比这具有更大的恩赐呢?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对自己少女时代的一段经历耿耿于怀。初三时,班上一位男同学把《简爱》悄悄塞给我,因为我家里已有这本书,我甚至能背出书中一些精彩的对话片段,于是我在那本书的扉页上写道:我的精神在同你的精神说话;就像两个都经过了坟墓,我们站在上帝脚跟前,是平等的——因为我们是平等的!”

当时正在上课,我把这本书悄悄递给那位同学,没想到被班干部看到,一把抢过去交给了老师。这下糟糕了,我遭到了老师的批评,甚至还停课,召开全班对我开批判会,以小资情调、看外国名著的错误,还让我母亲出席。这成了花样年华的记忆难以抹去的苍白与惨淡。后来,我远涉重洋,开始出版书籍,在早期的两本书中我含沙射影嘲讽着那段经历里相关的老师与同学以出气。母亲发现后就对说:“那个特定的极左年代谁都是受害者。试着用爱去替代恨,对他人的宽宥与包容就是与自己和解、与时代和解。”她递给我一本泛黄的《悲惨世界》,这本熟悉的爸爸枕下的书,五岁那年从大兴安岭返回上海的火车上,母亲一直在看,现在她还保留着?“每看一次,都能获得一种信仰的力量。”

“十九世纪的巴黎,贫苦的冉·阿让为了挨饿的孩子去偷面包,被法官判处很多年的苦役。出狱后,冉·阿让被好心的米利埃主教收留过夜,却偷走了主教的银器潜逃,后被警察逮捕。没想到慈爱的主教声称银器是送给他的,这使得冉·阿让免于被捕。冉·阿让问主教:你为什么这么做?他说:我替上帝收买了一颗灵魂。”看到这一情节,我深深为之撼动。宽恕与感恩是多么重要的品德。后来我见了当年的老师,她向我道歉我却拥抱她,我发自内心感谢她。少女时代的这一挫折在当时看来是一个郁结,但其实是人生的财富,我从内心感恩那段磨练。

记得世纪交替前的那个圣诞节,多伦多冰天雪地,气温接近摄氏零下20度。那天下午,我办完事,走进了位于多伦多央街与查尔斯街一家叫“SECONDCUP”的咖啡馆,我坐在靠窗座位喝一杯热腾腾咖啡。我留意到有位怀孕的年轻妇女在街头乞讨,她穿着厚大衣坐在地上,看上去像个东欧人。行色匆匆的路人权当没看见,从她身边风一样走过;偶有一些女士与先生们朝着那个乞讨盘扔下几个硬币,几乎都不会多看一眼就径直往前走去。这时我看到一位个子不高的女子朝那位流浪女走过去,她蹲下来与那位女子在交流,她的背影被一个大围脖包裹着,米色的大衣下摆在雪地上堆成了波浪。直到她走进咖啡厅,拿下围脖,我才发现居然是我妈妈。她买了一杯热咖啡与麦粉,又走进雪中,我也跟着出去。她依然保持着下蹲的姿态,握着她的手说:“孩子,喝杯热咖啡吧。”

类似这样的场景对我母亲金殿女士而言,实在是太寻常了。我母亲最崇拜的人是印度特蕾莎修女。她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祈祷,她的信仰是帮助那些穷人、病人、老人与所有蒙难的心灵。正因为如此,她成为一个充满爱、谦卑、智慧、勇敢、积极、乐观、宽容的人,她乐于布施,把爱洒向无数孤独苦难的灵魂。

高尔基说:世界上的一切光荣与骄傲都来自母亲。一位有信仰的母亲能够让你的孩子内心充满强大的力量,在面对日后人生的每一个挫折逆境甚至失败,面对情感的困惑,面对生命的病痛乃至亲人的生离死别,有信仰的人绝不会被击垮,哪怕一次次被命运抛向苦难的沼泽地带,他们依然能挺起胸站立起来,如凤凰涅槃,如野草疯长,如雄鹰展翅。对于我们,当有了信仰,这世界所有负能量,那些妒忌、猜疑、诽谤、打击、诋毁与非议,统统可以成为我们新鲜的空气与丰富的营养。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已经说过了,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你打败,除了你自己。

我外公家当年在宁波是开私塾学校的,在当地家境殷实。他们家藏有一些传世传代的古代字画与玉器。但在众所周知的60年代中期那场文化浩劫中,被当作“四旧”毁于一旦。海内外的亲朋好友不时会提起那段遭遇,心疼不已,但我妈妈总是淡淡地说:每一个人组成了人类的共同体,承载人类的苦难是我们的命运。苦难给了我们另一种更珍贵的财富。爱与信仰让我妈妈的生命长出了一对翅膀,不畏险阻,游遍日月星辰,翱翔不息。这是一个无限巨大的世界。它是全然的生命,全然的美。

英国画家乔治·弗雷德克·瓦兹的油画《希望》非常震撼,这幅画面是一位年轻女子坐在象征世界的地球上,低垂着头,眼睛被蒙上绷带,手里弹拨着仅剩下一根弦的古希腊七弦琴,并侧耳倾听这根弦上发出的微弱乐音;背景为一片蔚蓝的晨曦,宇宙间大气朦胧,人类的爱情、信念与苦难都在“希望”中悄然滋长。我们的地球在宇宙中静静地运行,在它周围一只白鸽飞翔,一百年一次,永恒地环绕。时间飞速流逝,世界瞬间改变,而人类生生不息。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写出一部超越一部的作品,让这些作品影响更多人,成为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上海故事的文学作品。我想让世界上更多人知道上海是一座多么伟大的城市,在二战时期曾经帮助过近三万的犹太难民。我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成为像母亲那样具有坚定信仰,爱世人如爱自己父母与儿女,尽己所能去帮助周围那些需要关心的心灵,用爱去温暖他们。

我希望有一天,人类的信仰就如粮食与水一样成为生命必不可少的精神食粮。这样,社会就会和谐,人类就会喜乐,那些毒奶粉、地沟油、假药等损害人们健康的食物就会绝迹,社会暴乱与动乱也不可能发生。

我希望有一天,在日新月异的高科技发展同时,人们的社会价值观有很大改观,整个社会崇尚的不再是福布斯的排名与对百亿富豪、明星生活的仰慕。让我们仰望那些伟大的灵魂。那些默默为科学、高科技奉献的人们,那些为人类的爱创作的艺术家。高山仰止的应该是精神贵族。

我希望有一天,人类最高端的医学能让世界每一个角落最贫穷的人们也能享用,富爸爸们把所有的穷孩子视为自己的孩子。让孩子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和平、远离战乱的地方,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微笑而不是哭泣。平等自由与博爱如阳光与雨露一样照耀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人与人之间不以贫富差异来论阶层,学校应该以孩子自身的品格与美德来衡量——而非家庭背景。穷孩子应该与富孩子享用共同的教育资源,那些贵族学校与私立学校应该留有足够名额录取那些品德良好,学业优异的穷孩子们。

我希望有一天,在故乡上海,举世惊叹的不仅仅是她梦幻缤纷之美的繁华魔都,而是构建起一座闪耀人类伟大精神的高贵永恒之都,承载着二战时期辉煌历史中那海纳百川、大同、博爱、包容与和谐的城市气质,让来自世界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人都在这里宾至如归,任梦想与信仰之花盛开。在这条东方塞纳河的浦江两岸,当代文豪、艺术巨匠纷至沓来,成为一方悠扬着浪漫诗歌、哲学与艺术的热土。

我希望有一天,我的祖国更加强盛而伟大,以谦谦君子的儒雅姿态向世界展示她五千年文明、璀璨与光华,承载对人类更大的贡献与使命。茫茫大地,巍峨群山,神圣之光闪烁,光明辉耀人间。

我想,我来到世上,终极的人生目标就是以文学的形式去表现爱与信仰,这是我活着的意义。人类的生命像一条奔腾不息的长河,从远古流淌到现在。爱与信仰是那不熄的火炬熊熊燃烧,照亮人类前进的道路。苍穹中繁星闪烁,数不清的千万颗,以光明和秩序点亮黑暗。

伴随着一曲席琳迪翁的《The Power of Love》,贝拉饱含深情地朗诵了这首《当命运以苦难亲吻我》,诗中感人肺腑的句子和充满张力的旋律深深感染了现场观众,将观众带回到二战时的上海,带回到那些充满苦难却又不乏人性光辉的岁月,收获满满的爱与力量。

【提问1】:当代的犹太年轻人对于上海的情感是怎样?犹太人的聪明才智是怎么形成的?

【贝拉】:我书中表现的是二战时期一位犹太青年在上海实现了上海梦。而当今大部分的犹太人对上海还是非常怀有一种感恩之心。比如说前些年一个80后以色列钢琴王子亚龙,他到上海来开音乐会,邀请我作嘉宾演奏中国的《梁祝》。和他的交流让我感觉他仍然视上海这座城市为非常神圣的地方,充满感恩。再比如我到好莱坞看到迈克·麦德沃的小儿子,现在刚刚读大学。因为爸爸、爷爷的经历,他们对上海充满了一种爱。但是,仍然有很多犹太青年人并不了解这段二战时期助过几万犹太人的历史,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要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作为一个上海的女儿,作为一个和犹太文化也比较熟悉的写作者,必须要把这段经历通过一部又一部的小说、爱情故事反映在英语版的书上面,也期待着这些书的改编电影能够早日跟大家见面。

犹太民族骨子里有非常坚定的爱与信仰,并且非常团结。他们社区叫“拉比”,社区的领袖有点像教会里的牧师,有生意首先会给社区里的犹太人做。这种团结源于命运让他们一直四处流浪,他们已经在苦难中觉得整个大地就是我们的家,他们都是大地的儿女。犹太人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他们酷爱阅读。我参观过很多犹太人的家。犹太人的家有一个特点,他们经常把主卧变成一个书房环绕下可以睡觉的地方,随处可以拿到书。而且他们阅读量惊人。我看到迈克的办公室、卧室、客厅里除了展示出他几百部好莱坞的电影、剧本、DVD,到处都是书,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书香。一个阅读的民族,就有上进心,尤其是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必须要多阅读。去选择一些非常有价值,让你向上的、明亮的作品,而不是让你会迷惘、颓废的。

【贝拉】:因为“爱”。因为我喜欢艺术音乐,会一些乐器,比如钢琴,年轻的时候也爱画画。文学和艺术是相通的,当爱与美融入到你的生命里,奔流在你的血液里的时候,就会通过某个精神的出口表达。比起音乐和艺术,我觉得通过文字、语言引起共鸣的人会更多,所以我选择了用文学,写小说这样一个载体,去表现我对这个大千世界的爱,发现生活中的一种美,也揭露一些深刻的人性。其实在我眼里,有些没有信仰的人,他身上未必没有光明、可爱之处。所以小说中的人物是非常丰富的。我希望自己不断的去爱,去拥抱这个世界,发现他们更多的美,捕捉到被岁月埋没的,被那些烟云掩盖的民族英雄,或者是上海无人知晓的人物。我希望这些故事挖掘出来,再不断的升华,变成我下一部又下一部的作品。

【提问3】:我是一个8岁孩子的父亲,关于孩子的挫折教育和写作启蒙教育有一些困惑。我来自农村,本身写作方面也比较薄弱。我会有意识地带孩子去书店,但觉得效果不明显。您有没有好的建议?您是怎样成长成为一名作家的?

【贝拉】:我觉得写作也是循序渐进的,我小的时候比较喜欢看我爸爸的一些藏书,大多是俄罗斯的文学作品,从托尔斯泰、高尔基到一些普希金的诗歌,从小就是一个兴趣爱好,因为父母给我们设立了这样一个家庭环境。挫折,就是不断去战胜挫折,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投稿,少年报、青年报等。刚开始永远石沉大海,直到20岁的时候,我翻译的罗素的一篇散文被发表在解放日报上一个很醒目位置,这给了我很大的激励。

我觉得要成为一个作家,最重要的就是他能够从痛苦的事件或是曲折的成长经历中提炼出一些东西。还有要去接触不同的民族、不同的人。你从乡下过来,所以也可以带孩子回到乡下,让他感受到土地、大自然的那种情感。其实每一棵树都有灵魂,每一个森林都充满着勃勃生机。让孩子与自然、与人类尽可能接触。

另外,避免给孩子太多压力。太多的家长望子成龙,而孩子才是我们人生最重要的希望。还是一个字,爱。父母亲一定要有一双寻找美的眼睛,去发现常人没有在你孩子身上发现到的美德、天赋。发现孩子的潜能并努力把他发展起来。

中国平安金融+科技再添殊荣  智慧医保为新时代助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