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琳娜的这首《布谷鸟》其实也是前苏联摇滚教父的遗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odavnicemuzickihinstrumenata.com/,布鲁诺-若尔当

昨天晚上,《歌手2019》结束了第四期的竞演。这一季的《歌手》每期都有个主题,前面几期感受不深,但是这场还真是“险中作乐,敢唱敢当”。

最让人惊讶的当然是刘欢用一首电子乐开了头(不过我依然想听他唱那首神曲《喂鸡》);齐豫则用完全没有在意名次的《今世》献给了三毛;Kristian Kostov竟然唱了首中文歌,而且中文还标准得不像话。

惯例以上的这些我都不聊,今天我们要说一下这期的补位歌手,惊艳登场的俄罗斯女歌手波琳娜(Polina Gagarina、Полина Гагарина),她用自己的代表作《布谷鸟(Кукушка)》成功地空降第一名。

一周多之前,当时网上开始有传言补位歌手是个“进口小姐姐”,并且传闻了波琳娜的名字,当时我还发了条微博感叹,《女狙击手》电影的主题歌实在是让人印象太深刻了,一贯珍惜听歌时间的我,甚至奢侈地拿那首歌单曲循环过。

结果真是没想到,不仅补位的就是波琳娜,而且她唱的恰好就是这首《女狙击手》的主题歌《布谷鸟》。

即使完全没有字幕的因素,你也一样能从波琳娜的歌声中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和俄罗斯民族的强韧。在某一个瞬间,你似乎都能看到电影里那个不顾家人的反对,甚至拒绝做战地护士,一定要拿起枪奔赴前线的女英雄柳德米拉·帕夫柳琴科。

《女狙击手》并不是一部十分讨巧的片子,甚至如果你追溯它的电影原名的话,它的原名其实是《塞瓦斯托波尔战役(Battle for Sevastopol)》,从1941年到1942年,围绕着这个克里米亚半岛南部的门户,围绕着塞瓦斯托波尔这个“不败的城市”,这场战役血腥无比。

最终当德军攻下塞瓦斯托波尔时,至少有17万苏联红军死在这台绞肉机里,战损兵力(包括伤亡被俘)则超过了31万。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听到“我的太阳,请垂青于我,布鲁诺-若尔当我的手紧握成拳。若有火药,就请燃烧吧”这样的歌词,或许你能更加深刻体会到这些歌词背后的血泪。

《布谷鸟》的传奇不止如此,它的原唱其实也是滚堂多次推荐过的一个名字了,前苏联的摇滚教父维克托·崔。

1990年8月,维克托·崔在拉脱维亚的录音室里录制他们的第八张专辑,在录音完成返回列宁格勒的路上,他的汽车和一辆大巴车迎面对撞,维克托·崔当场死亡,而他生前所写的最后一首歌,就是《布谷鸟》。

在他死后,他的Kino乐队把这首歌收入了乐队最后一张同名专辑里(也叫《黑色专辑》)。

与波琳娜翻唱的版本相比,维克托·崔原版的《布谷鸟》并没有那么气势磅礴,但波琳娜为了层层推进而删去的两段歌词,其实更像是维克托·崔给自己的墓志铭。

“还有多少歌没写完?告诉我,布谷鸟。我在这座城市生活,还是在迁徙中落脚?做一块无声的石头,还是做燃烧的流星?”

关于维克托·崔疑点重重的死,后人从来没有停止过猜测,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维克托·崔以及他的Kino乐队一直受到前苏联改革派的推崇,他对于当时年轻人的影响更是不逊色于任何一个政治家和名人。

虽然自从2003年就开始参加歌唱比赛,布鲁诺-若尔当并且在俄罗斯国内也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是直到2015年的这首《布谷鸟》为止,波琳娜才真正成为一个红遍欧洲的歌手,并且随后代表俄罗斯参加了第60届欧洲电视歌唱大赛。

总的来说,真的很惊喜能在《歌手》的舞台上看到波琳娜,听到她唱起《布谷鸟》。与往季的《歌手》每季都有国外强援相比,今年的首发名单里的国外歌手Kristian Kostov唱功略显大路货,着实让人颇感失望,除了性格活泼惹人喜欢以外,他的舞台表现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

尤其是一般当国外歌手开始唱中文歌讨好听众的时候,一般也都是成绩不理想的情况下才能想到要拿附加分的做法了。

因此与往年到后半程才会加入第二个外国歌手相比,今年的波琳娜提早登场,大概意味着Kristian Kostov确实是有点儿镇不住场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